喷码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1-1-1框架
查看: 9|回复: 3

李宝如:我的学艺生涯

[复制链接]

4万

主题

0

好友

15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9-9-18 03:00:09 |显示全部楼层
  李宝如说----我练了一生,学了一生,研究了一生,始终认为不懂的东西甚多。
  我的家在永定门外,这里是京城物资供应集散地,住有很多劳动人民。他们的娱乐活动就是听评书、练武。五十年代南苑机场、副食公司、北京木材厂、北京肉联厂、永外粮食仓库、纸库、西货站、合作货站、中兴货站都有摔跤场,大家工作之余就练摔跤。
  南苑机场工人郝大力每天下班后会同刘成继在北京玻璃仪器厂院内组织摔跤活动,白宝文(回民)在南苑副食店工作,家住沙子口里,每晚饭后来此练跤,马明禄、冯长保等南苑跤手也常来玻璃仪器厂跤场。玻璃仪器厂工会很支持跤场的活动,下班后青年工人练摔跤。夏天土场地有老年职工摔跤爱好者沏好茶、挖好地、摆设好椅凳。厂外跤手来了就开摔,摔完了到浴室洗澡。跤场上夏天有冰镇汽水,春秋有热茶,观战者众多,围的里三层外三层,南城很多跤手聚集在此切磋技艺。
  沙子口三角地有二达子跤场,二达子姓王,父亲王景祥有子三人,都喜欢摔跤,老二尤甚。跤界前辈吴少贵每天晚饭后来跤场看场子,指导青年爱好者摔跤。由于地处两条马路中间,围观者特别多。城里跤手常来的有徐茂、侯永奎、张文元、赵勤、林宝泰,南苑马驹桥、大红门等地的远近跤手也常来此参战。
  吴少贵是南粮库脚行(装卸工)头,白天上班、中午休息时或没活时也组织大家摔跤为乐。吴少贵以跤会友,交友甚广。永定门外历来以尚武著称,素有“城西把式(练武术)城东的跤”之说。吴少贵同永外名家邵宝褊、邵宝寿、孙殿启、朱永祥、朱龙泉和我父亲李春荣交情深厚。永定门各跤场无门户之见,大家常串场切磋技艺。
  早年著名摔跤名家当首推张太平。张太平是南郊马驹桥财主,广有田产,开有粮店和烧锅,来往于京城。在通县南街和永定门内置有房产,晚年常期居住在永定门内东后街。我十多岁时,他已经70多岁了,他儿子张德福家学深厚,善习武练跤,常年走车运输,练就一身好功夫,由于身材矮小与人交手善使下三路——扒腰、摸腿、得合落,手别子最为拿手,人称“小滚子”。他们父子是本份的生意人,素以种地、作买卖跑运输为业,常年在外广交朋友。张太平是回族,少年时常到北京牛街和京东通州大厂等回民聚集地走动。年轻时结交清宫善扑营回子扑户闪德宝等人。张太平曾练过少林拳,腰腿功深厚。张太平善于就地取材,农村打井时搭有三角井架,用粗绳向上拉土泥水,民工休息时,张太平用手拉绳练臂力,后来他将井架改成滑车用来练力,经过几十年的改造,现在的滑车形成三角式、龙门式、贴墙式、墙外式等不同形式。滑车所练招数繁多,据笔者考证,滑车最早出自通县即张太平之手。张太平家住马驹桥凉水河南岸,河南岸是他的场院,用来压麦子的碌碌被小孩推到河下坡,他站在坡上向上拉,很轻松的就拉上来,此后张太平用它练拉力和脚底功,叫“地陀螺”。2007年备战北京奥运会期间,我的徒弟潘君昂将其改造成铁板式,做成鼓肚圆盘,根据力量大小向上放哑铃或壶铃,训练效果极佳。
  四十年代后期日本投降后,还没等老百姓没过几天好日子,北京南郊盗匪横生,道路不太平,运输业萧条,张太平年事己高,长住永定门内东街,闲暇时放养了两只奶羊。我和同龄人吴茂增找张太平学艺,他常给我们二人说几手功夫,回家后就学着演练。我和吴茂增到永定门东后街,坛筒子张太平家后门练跤。张太平和我、吴茂增与以运输为业的同行,相互关系密切,我们经常到永外粮库与装卸工们试手互相交流提高技艺。
  仓库脚行头叫姜德山,40多岁,个矮肥胖,人称“老倭瓜”,年轻时摔过好跤,自带一班人在平恒仓库扛粮食,他能肩扛千斤,平常别人扛一袋粮他扛两袋。有一次日本人让他扛一根铁轨,姜老倭瓜肩上垫一袋大米,蹲下后由四人抬起一根小火车轨道放在他肩上还能自己站起来,日本人给他照了像,从此名声大震,做到仓库把头。每天午休或没活干时,年轻的装卸工在锅炉房(休息的地方)前摔跤取乐,姜德山给看场子说手,我也常到此串场摔跤。开始时年轻力小技不如人,姜德山给说手教几招。早晚在他家里练功,也就是踢腿涮腰之类。和姜德山我们是街坊,晚上我跟随姜德山练功,一年后我的功力大增,渐渐的实践能力高于吴茂增了。解放后,我和吴茂增都是十七八岁,二人门里城外串场子,几年后己小有名气。
  我和天桥摔跤场伙计孙殿启、朱永祥也是街坊,杨家园有五虎少林香会,青少年每天在场院上练武,有时也摔跤。孙、朱二人经常驻足观战,但很少给说手教功。杨家园村公所请南城武术名家刘德猛来此教授武术,我也和一般少年一起操练。杨家园武术加跤在南城小有名气,孙殿启、朱永祥和家父皆是发小儿(从小一起长大),但他们二位不教我,为什么不教呢,长大后才知道内情:原来行内有此规矩——“边观者莫开口”,外请教师教摔跤他俩不好多说。我从小习武练跤,从师众多,唯独没有跟离自己最近的孙殿启、朱永祥练过。
  五十年代初天桥赵勤(小侉子)在福长街五条东口开饭馆,常到永定门外摔跤。他曾跟魏德海(天侨跤场伙计)、傅德山(傅傻子)学艺多年,是当时最高水平的跤把式。
  我家开辟一跤场,赵勤常带天桥的跤手来此串场。赵勋、林宝泰常教我和吴茂增基本功。我们每天起五更练功,晚上摔跤。1955年摔跤名家侯永奎的工作单位天桥菜市场外迁到刘家窑,他每天晚上下班后先到我家,挖地松土浇水、准备跤衣,等我回来大家一起练功摔跤,这段时问我的功力大长。侯水奎家住天桥北山间口后坑,父辈皆是修鞋匠,又都习武。二叔号称“大枪侯”,侯永奎受家庭熏陶幼年就习武,因其父和他本人都有眼疾,没能练武术,但摔一手好跤。侯永奎从幼年时就随满宝珍、魏德海、傅德山、李连峰诸多名家学艺,功法、技术堪称一绝,本人又好说,表现欲极强,经常陪我们练功摔跤。
  1956年侯永奎带我和吴茂增到天桥宝三跤场帮场练跤,我首次下场同本场伙计侯长瑞对跤,甚为紧张,抬手动脚皆不到位。为锻炼自己此后经常到跤场帮忙。
  1956年天桥跤场伙计何兰亭搬到永定门外沙子口路东上坡,何兰亭、孙殿启都好喝酒,孙殿启见酒铺就进,喝二两就走(二两一碗),何兰亭好聊天,边喝边说。一次跤场散场后,我同何兰亭顺路一起回家,何兰亭下酒馆拉着我。每次由跤场回来我同何兰亭到永定门外酒馆,边喝酒边聊些跤界趣闻轶事、功法技术等。永外沙子口粮库对面大土坡挖成平地了,每天早晨五点多钟我会同南仓库工人李昆、穆守义、吴茂增等人到此练摔跤基本功。何兰亭是满宝珍先生亲授腰腿功夫,踢抽盘跪过等功法和跤绊手法等甚佳,最早我所练功夫很多由何兰亭传授。
  1957年崇文区摔跤队,在北京体育馆集训,教练员侯永奎,运动员有我、马学、刘文仲、张永元、吴曾寿、王文治等。我从他们身上学到了很多功夫、技术,尤其是马学对我影响颇深。马学是广渠门外大户人家,父辈务农开粮行。弟兄五人,叔伯兄弟众多,家中开辟有跤场。弟兄五人皆善摔跤,大哥马俊摔跤跤术最佳,为人忠厚、仗义疏财、遍请名师李寿增等来家传艺。马学和我同龄,他性格内向不善言表,为人忠厚老成,大家一起练跤,一起参加北京市比赛,一起入选北京摔跤队。张永元家住天坛东营房二条,结婚后搬到四块玉。天坛东墙外,每天早晨我由永定门外跑步至天坛根,同张永元练功。张永元、李福贵解放初期随同马老(豁牙子)到张家口设场卖艺,回京后入运输社,跤功不减当年。京城跤坛名家除俊卿,家住崇文区磁器口,每天早晨到天坛根练太极拳。教我、张永元练功。教授其擅长功夫大棒子、小棒子和拌子空,是前清扑户纪四爷的真传。我常到天桥帮场,徐先生见到不足之处记在心里,第二天早晨练功时给讲讲。此时家住蒜市口唐洗伯街的刘振山也常到天坛根,同我、张永元一起练功,刘振山是北京四小之一,基本功扎实,普用揣、别等大动作,曾只身一人到南京夫子庙设场卖艺。这段时间里我受益非浅,跤技大长,其手法功夫得益于徐、刘二位的指导。
  1958年我入选北京队后,如鱼得水,大开眼界。一见大家皆是名家,掌握了很多功法、技法。个个身手不凡,没见过的徒手功和器械功甚多,以前只练大小棒子、皮条、石锁、推子等一般器材,像拉弓、打桩、打拧子等都没练过。向队友们学了很多功法技术,重点是向教练员满宝珍先生学了很多绝技。每天除训练外,陪满先生溜湾,陪满先生回家和归队。满先生家住天桥,我住永定门,周六一起回家,周一早晨步行找满先生一同归队,一年多时间保持多接触,聆听先生教诲。讲跤坛轶事、跤界传说、功夫技术以及做人的哲理。满先生为人正派、忠厚待人,有儒雅气质,无不良习气,不烟不酒,交友有方,做人有道,不随波逐流。最为重要的品质是热爱跤武,每天拳不离手,功不离身,冬练三九,夏练三伏。满先生是回族,山东人,久居天桥,随父兄习武练跤,在天桥做回民小食品买卖。工间不误练功,他做小食买卖甚为辛苦,每天早晨磨黄豆单手拐石磨,单腿盘跪,练功操作两不误,晚上到四面钟遛弯,边走边练将原地功编撰成套,开创了中国跤“行进基本功”之先河。满先生学识渊博,跤技功法知识甚广,并有独到之处。我随满先生学艺多年深得其真传,几十年研练其功,受益非浅。从教几十年以满先生为榜样,牢记先生的教诲:认真传艺、本份做人。
  学无止境、艺海无涯,我参阅群书、博采众家之长,向前辈诸家学习、向师友学习。向山西名将崔福海、高书文学习抱腿攻防技术,向天津杨子明学习手法功力等技术。
  1961年,卜恩富来北京队任教,我向卜先生学习开拓精神,将不同项目训练方法融汇到摔跤训练中。我向卜先生学习大成拳功法技法,并将其整合到摔跤手法中。这期间,我每到天桥跤场,宝三先生就给予指导和教诲。一次北京队对八一队比赛,宝三先生为裁判长,看出了我在技术方面有很多题,第二天我去天桥跤场,宝三先生给我说比赛中存在的技术问题。我原有技术跤绊“掏腿”,使用时对方如果向后撒腿就用不能成功,宝先生给我讲这个动作的变化:对方右腿跑了你可以掏其左腿把对方摔倒。宝先生一语道破,真是点石成金,以后再用掏腿时,左右腿兼顾,由掏腿变成“撕裆”,成功率甚高,并形成了个人绝招伴随终生。宝三先生是左架跤,我也是左架,宝先生见我聪明好学,倍加宠爱,将个人绝活“插入”传授给我。每周日我到文化宫劳动剧场后院同陈金泉、马贵宝、徐茂、付顺渌、吴长印一起练中幡,我们每次去练中幡均会同何兰亭、孙殿启,由天桥大棚内将中幡扛到文化宫,练完后再扛回天桥。
  五十年代我认识了北京而粉一厂工人张长印,张长印擅长练太极拳,爱摔跤,大家常在一起切磋技艺。60年代以后我常找张长印学习太极,张长印将我介绍给乃师刘芳,刘老先生青年时善摔跤,同宝三、徐俊卿同龄,他将摔跤同太极推手有机地结合在一起,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
  我从张刘二位处学到了太极拳的功力和听力,与摔跤技术相结合,开创了独特的跤术中有太极功力、推手中有跤劲的特点。将其发展成具有独特风格的京跤手法,享誉跤坛。京城跤界善练太极者有徐俊卿、刘芳、李二全。窦德元、我、傅顺禄、孟广恕、双德全、许金龙等承继了京城跤武一家的传统。将摔跤和武术融合在一起,形成了武术加跤的特点。我素以手法细腻著称,得益于从诸多前辈名家处学到的技艺。
  1980年我会同八卦掌传人、摔跤教练梅惠智开创了北京散打运动,任市体校散打教练员、北京散打队教练员,完全得益于当年所学大成和太极推手之技艺。
  跤界武坛有“三年把式(武术)当年跤(摔跤)”之说,其言不实。三年练不出把式,当年更练不出一个跤手来,摔跤也要从幼功开始,练几年只能是个摔跤的,真要深入研究摔跤,深奥之极。可以说摔跤是武学文化之精髓,蕴含着丰富的中华文化内涵。我粗识文化善于学习,广学百家、博采众长并加以研究,将京郊功法、技法编撰成文。
  我从业几十年的轨迹就是学来后加以研究,去其糟粕取其精化拿来我用。如张太平所讲的靠墙练抽腿,脚踩二人凳作盖步等练法,经过试验认为要求甚高,动作难度大,一般人不易练成,只能作为讲授而不能做实操。所以在我教学生涯中,教授的功法我本人皆能演练,再将所学技术功法传授给学生,自己做不成的不教给学生。
  练好摔跤真不是三年五载的事情,摆在我们面前的任务是如何继承这项古老的中华传统绝技,如何在我们力所能及的条件下将其继承下来,让年轻人接受,传承永远。具体讲,当前的任务是改革功法、组合成套、突出特点、由浅入深、便于初学者演练。将它的优点讲给大家,宣传他的强身健体、娱乐休闲、防身御敌、竞技比赛之功能。
  自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开始,我发起编撰的儿童套路功和花式摔跤,经过十几年反复编练,2007年由我的学生马建国会同其子马可等编撰完成。这套功法,根据不同年龄和素质基础分为六套徒手功和皮条、大棒子、大杆三套器械功。2007年~2008 年开始向全国乃至世界推广,组织全国性学习班。2008年第一次在全国青少年中国式摔跤锦标赛上立项,进行了徒手功、器械功、花跤的比赛。徒手基本功套路简称跤式,技术配合简称花跤。跤式是由徒手功组编而成,不同于武术套路,是以摔跤基本功为母体组成,适合在武校、摔跤俱乐部开展。经过几年的推广,得到大家的认可,天津、河南、沈阳等摔跤俱乐部广泛传习,效果甚好。
  我练了一生,学了一生,研究了一生,始终认为不懂的东西甚多。我从业就是学,学无止境,将所学之技传授给后学者是我最大的乐趣。有人学,有人听,是我晚年余生最大的快乐。因为一生爱跤如醉如痴,朋友们戏称我为“跤痴”,善也,“真跤痴”也!(本文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无效楼层,该帖已经被删除
无效楼层,该帖已经被删除
无效楼层,该帖已经被删除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女性用品 震动棒 G点刺激 双点刺激 仿真阳具 AV震动棒 转珠棒 私处挑逗 后用刺激 穿戴坐骑 双峰刺激 舌舔唇吸 女同玩具 跳蛋/外阴 嘿咻机器 男性用品 助勃增大器 手动飞机杯 电动飞机杯 口交自慰 真人倒模 女优名器 动漫女郎系列 助勃延时 后用刺激 助情保健 丰胸美乳 助勃延时 性欲提升 催情香水 缩阴护阴 按摩精油 清洁护理 情趣内衣 三点透视 开裆连体 性感套装 制服诱惑 丝袜诱惑 情趣内裤 男士内衣 双人情趣 体位道具 男女共振器 振动套环 前戏玩具 SM玩具 SM服饰 女同专区 男同会所 水溶性润滑液 催欲润滑剂 人体润滑液 冰火润滑液 唇吸润滑液 后庭润滑液 防过敏润滑 安全套 浮点避孕套 螺纹避孕套 超薄避孕套 冰火避孕套 震动避孕套 趣味避孕套 持久型避孕套 女性隐形避孕套 验孕商品
游戏 保温材料 喷码机 食品机械 安防监控 复印机 包装袋 广告服务 真空泵 制冷设备 石材 汽车用品 物流设备 性保健品 自慰器

Archiver|手机版|www.2s.tv 成人用品

GMT+8, 2020-6-2 22:24 , Processed in 0.241210 second(s), 25 queries .

网站地图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