喷码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1-1-1框架
查看: 8|回复: 0

五四百年特稿——从戊戌到丁卯的螺旋(下)

[复制链接]

4万

主题

0

好友

15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9-9-18 03:41:31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说1898年的青岛对康有为来说是一枚政治博弈的棋子,那么二十年之后,这枚棋子他已经搬不动了。他的《请诛国贼救学生电》像是一份证明存在的投名状,轻飘飘地落在北洋政府的脸上,没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反倒是高一涵1919年5月11日发表在《每周评论》上的《青岛交涉失败史》,通篇白话文说话,脉络清楚,逻辑清晰,有理有据,知道真正的疼痛在那里。实际上,作为“枯木逢春”的政治热衷者,康有为通电发了,态度表了,却并未就此作罢。根据《南海康先生年谱续编》的记载,1919年7月,康有为还曾就日本占领青岛事,给犬养毅打了一个电报,请转日本内阁撤兵交还。
  犬养毅,号木堂,是日本明治、大正、昭和三朝元老,长康有为三岁,并与其交往甚久。戊戌变法失败后康有为逃亡日本,蒙犬养毅很大帮助。康的生活费用由当时执政的大隈重信内阁提供。大隈重信是内阁总理,犬养毅任文部大臣。不久大隈内阁瓦解,康的费用支出改由大隈重信所在的进步党提供。1899年10月康赴横滨被山县友朋内阁留难,幸获犬养毅等力争才准登岸。1908年底康有为曾致信犬养毅,表示“闻贵国宪法,太后皇后亦在臣列,此即经法与鄙国同之者也。”而犬养毅也曾为《南海先生大同书稿》撰写过跋语,称“予尤服研钻之精,造诣之深矣。”在康有为的日本友人中,犬养毅是交往最长且感情最深的一位。不过,康有为1919年夏天通过犬养毅“讨还”青岛的空头支票,显然没有动摇日本内阁和军方对青岛不可抑止的占有欲。而这个时候的青岛,占领者正以“整装待发”的姿态大兴土木。纷纷扬扬的“讨还”声音,在青岛回应微弱。
  在1919年北京知识界,自由主义的声音通过个人言说,似乎日益扩大起来。作为一种新生力量的代表,胡适在当年10月回应了两年前他的朋友的革命“预想”,不过却依然乐观不起来:“民国六年一月一日,《新青年》第二卷第五号出版,里面有我的朋友高一涵的一篇文章,题目是‘一九一七年预想之革命’。他预想从那一年起中国应该有两种革命:(一)于政治上应揭破贤人政治之真相,(二)于教育上应打消孔教为修身大本之宪条。高君的预言,不幸到今日还不曾实现。‘贤人政治’的迷梦总算打破了一点,但是打破他的,并不是高君所希望的‘立于万民之后,破除自由之阻力,鼓舞自动之机能’的民治国家,乃是一种更坏更腐败更黑暗的武人政治。至于孔教为修身大本的宪法,依现今的思想趋势看来,这个当然不能成立;但是安福部的参议院已通过这种议案了,今年双十节的前八日北京还要演出一出徐世昌亲自祀孔的好戏!”
  1919年一眨眼过去,时间记号和新思想的蔓延,开始深刻腐蚀着己未年的长袍马褂。新的言论层出不穷,康有为的喃喃自语,已失去大半青年市场。
  伴随着各种喧嚣,在20世纪第三个十年伊始,青岛的前途,日见清晰起来。1922年12月,经过华盛顿会议的调停,日本将青岛主权归还北洋政府。青岛作为戊戌变法的导火索,在经过了五四运动的涤荡之后,终于回家。对青岛过去的二十四年来说,康有为如同影子,一直影影绰绰。
  康有为第二次到青岛的1923年夏天,北洋政府的五色旗已飘扬在胶州湾上空。
  是年6月27日,胶澳商埠警察厅侦探队报告康有为由济来青。期间,胶澳商埠督办熊炳琦接待了康。暂在客栈栖身的康有为四处游玩,似乎有些喜欢上了这里。康同壁《南海康先生年谱续编》记,康“旋赴青岛,游崂山,并在青、济两地成立孔教会,以后改为万国道德会。”偕友游崂山毕,康撰三百余字五言《劳山》并附长跋,后一并凿刻于太清宫后巨石。
  1917年丁巳冬至在青岛海边与恭亲王溥伟的会晤,对康有为来说记忆犹新。溥伟在青岛行状,记录有三个典型场景:一次他和卫礼贤在一起时为小提琴的旋律所感动,并评价其与中国古琴同为雅乐;1917年7月张勋复辟失败后他心灰意冷,尝试在前海沿一带踢足球,并开始游山玩水;1917年康有为来青,两人成为至交,遂致其在准备北上的时候,将自己的家具都送给了康有为。
  1922年秋天,溥伟从青岛移居旅顺。溥伟的离去,和日本人欲将青岛管理权移交给北洋政府有直接关系,如同康有为一般“狂甚”的他,始终都是民国的敌人。后来在大连黑石礁筑星浦山庄闲居的溥伟,主要通过与文人的诗画交往打发日子。这时,他已经清楚知道在“东风处处皆芳草”的《春日》,只能“惆怅天涯恨未归”了。
  溥伟走了,康有为闲散的青岛生活,才刚刚开始。1923年5月27日,康有为有青岛家书曰:“青岛气候佳甚。顷得一官产屋(前德提督署),名为租,实则同买(长租二三十年,可望海)。园极大,价极少。候数日(一礼拜)可得。今各人住客栈极费(人多则不妥)。俟得屋,当电告,至时可来青岛,实远胜沪矣。沪无可恋。”括号中的文字,系寄信人旁注。信中“可望海”与“园极大,价极少”数语,透露出寄信人不加掩饰的快意。
  终于,康有为获得了购买一幢前德国总督副官住宅的机会,题名天游园,使之成了他在上海和杭州之外的第三处房产。青岛这幢“吾生所未有”的房子,康有为似是用不太合法的手续贱价买下的。但契约尚未订妥,胶澳督办换了负性倔强的高恩洪,结果康又增加一万多元,才买下房子。即便不太高兴,康有为也没忘记在家书中再次强调,“此屋卑小而园甚大,望海碧波仅距百步”。
  1924年,甲子。这一年的头几个月,康有为似乎一直沉浸在“得青岛德旧提督楼”的快慰里面,洋洋自得。甲子二月,青岛屋长廊望海作,写付同倓:“十丈长廊五色砖,薛萝格壁百花前。画俯海山夕望月,倚时口过海中船。”甲子夏六月,赋示曼宣婿及诸孙:“截海为塘山作堤,茂林峻岭树如荠。节楼旧日庄严地,今落吾家可隐栖。”关于改革亦或是改良,逐渐老去的康有为,好像已经不太关心了。
  康有为在胶州湾口的山坡住宅里,断断续续地度过了其一生的最后岁月。因康家住客太多,他曾将原总督马厩改造,加建为二层,供居住。在青期间,康有为的公开身份是万国道德总会的会长。他在青岛开办大学的计划,因选中为校址的俾斯麦兵营时正被北洋五师占用,故未成功。其时,康有为有几个子女在青岛一所外国人办的学校读书。
  1924年春,康有为以银洋购得李村山场两亩备作墓地。这个有些奇怪的举动,冥冥之中为三年之后“一杯柠檬红茶”的中毒案作了铺垫。同年8月31日,在北京出版的《顺天时报》刊登《高恩洪兼充青岛大学校长》消息,称“青岛大学,前有以康有为为校长之说,兹据青岛电讯,该大学招生八十名,推高恩洪为校长云。”
  1925年初春、初夏和夏末康有为的三次青岛行程,波澜不惊。《南海康先生年谱续编》记,踏春之行,康有为偕康同壁及邦孙看了樱花。6月则是从杭州转青岛避暑。“八月初旬,同薇偕子女来青岛,家人相聚,娱侍承欢,诚有乐叙天伦之感。”这一年的8月份,差不多是康有为一大家子在汇泉“乐叙天伦”的几天里,出生在即墨田横镇泊子村的张乐古,在青岛创办了一份《平民白话报》,并由此逐渐成为本地有影响力的人物。康有为的“娱侍承欢”与张乐古的“蓄势待发”,俨然形成了两个不同时代的对应。一个日落西山的旧风景,正在被另一番生龙活虎的新气象取代。
  丙寅七月十八夕,也就是1926年8月25日晚上,康有为登青岛观象台,最后放大了一次想象力:“太空含雾星辰满,大海横云岛屿微。一望楼台灯火夜,更骑明月作天飞。”三天后的8月28日,即丙寅七月二十一日,康有为获“青岛地方长官陪游崂山太清宅”,口占:“青山碧海海波平,汗漫重游到太清。银杏耐冬多历劫,崂山花闹紫薇明。”随后,以《重游太清宫》题刻诗碑立于太清宫前,阳为诗文,阴镌三百六十字自注,文中提及有同游者吕振文、吕敬靖等十二人。这一趟的崂山秋游,康有为还留下了对明霞洞的绝唱:“别峰度岭涧潺潺,巨石崔嵬松柏顽。万竹青青盘磴道,明霞仙在海中山。”自此,康有为与崂山挥手永别。
  1927年2月2日,丁卯正月初一。正月里,因为山东督军张宗昌取代王寿彭继任省立山东大学校长,痛“斯文扫地矣”的山大附设高中主任丛禾生旋赴青岛避之。而串联起康有为和王寿彭的,则是一个叫吴秋辉的乡试落第者,情节都是挨骂。“疯子”一般的学人吴秋辉本是康学信奉者,骂思想迂腐的王寿彭看上去无可厚非,可某年康有为到济南游学,应邀演讲《礼记》,顺路贩卖“大同”说,不料也遭到吴秋辉驳斥。康随即反诘,但笔战没几个回合,康便草草收兵,让人大跌眼镜。此事康有为告诉了梁启超,后者找来吴秋辉的《学文溯源》,“归而读之,字字莫逆于心,欢喜踊跃,得未曾有”。
  “狂甚”的康有为在晚年遭遇“狂甚”的吴秋辉,不知道算不算劫数。不过,在1927年这个丁卯正月,不论是王寿彭、丛禾生、吴秋辉还是梁启超,都不曾对接下来发生在康有为身上的意外,有所预料。
  2月14日正月十三,康有为赴天津祝溥仪寿,次日上《追述戊戌变法经过并向溥仪谢恩折》,再示“以心肝奉至尊,愿效坠露轻尘之报”。不过,这一番拳拳之心,只能是一团泡影了。康有为剩下的日子,已不到五十天。2月某日的一封家书,可视为康的绝笔信:“告楠可查六太之会已供不?未供应供。或在青岛、大连供可不?至要。即复。今寄归吾写之谢恩折,可点石一千(交有正),与诗同送作谢礼。”
  1927年3月8日,丁卯二月初五,是康有为七十寿辰。原来打算在济南祝寿的康,改设宴上海。前一天,门人徐良由天津抵达上海,带来溥仪题赠的“岳峙渊清”四字匾额和玉如意一柄。康有为则起草了一千多字的《谢恩折》,石印千份,分赠给祝寿贺客。
  这时,正当北伐军所向披靡,从安全上考虑,康有为想把全家转移到别处,以避北伐军锋芒。3月18日,夏历二月十五,康离开上海赴青岛,行前不经意间的踌躇,冥冥之中似预兆着一种不祥。康同壁记载说,“先君去沪时,亲自检点遗稿,并将礼服携带。临行,巡视园中殆遍,且曰:我与上海缘尽矣。以其像片分赠工友,以作纪念,若预知永别者焉。”
  1927年3月29日,康有为赴英记酒楼参加广东同乡宴请。饮柠檬红茶后腹痛如绞,同乡吕振文用马车将康送回寓所,急请医生诊断,由日本与德国医生断为食物中毒。苟延残喘二十多小时,终在3月31日清晨五时断气,死于门生李微尘怀中。传康有为死时七窍溢血,尸体不僵。真正死因,终无定论。
  是日夏历二月廿八,丁卯年癸卯月甲子日。《大青岛报》随后刊登《康公馆康南海先生于丁卯年二月二十八日晨五时三十五分寿终》讣闻,并发《张效帅赙赠康南海丧费两千元》消息。其后康有为被埋葬在李村象耳山下。这是他三年前自己选择的墓地。康有为去世后三天,他三岁幼女康同令亦夭殇,同葬于他生前择定的墓地。
  康有为的死亡谜团,层峦叠嶂。康的女儿康同壁认为,父亲是“被特务在食物中投毒而导致死亡”。另一个说法也是投毒,但投毒者则换成了的敌人。据说戊戌变法失败后,慈禧太后曾派出四个刺客刺杀康有为。1904年慈禧太后七十大寿时,曾下诏赦免了一批戊戌获罪人员,但康梁二人均不在赦免之列。于是,持续的政治追杀作为国家行为,在大清国消亡之后,也并未停止。第三种说法,主角换成了日本人,还是下毒。不过,环绕着这个扑朔迷离的投毒案的种种说法,均无实据可查。这让康有为之死,始终不清不楚。
  康有为死后半个月的4月17日,梁启超等在北京畿辅先哲祠公祭逝者。北平《世界日报》次日以《昨梁启超等公祭康有为洋洋洒洒一篇大祭文》为题,报道“北京他的一般徒子徒孙梁启超等”祭奠过程。梁宣读的祭文断言,“后有作新中国史者,终不得不以戊戌为第一章。”
  公祭现场,悬有梁启超所撰挽联:“祝宗祈死,老眼久枯,翻幸生也有涯,卒免睹全国陆沉鱼烂之残。西狩获麟,微言遽绝,正恐天之将丧,不仅动吾党山颓本坏之悲”。而不到四十天前,梁启超刚刚给康有为的七十寿辰送过一副寿联,曰:“述先圣之玄意,整百家之不齐,入此岁来年七十矣!奉觞豆于国叟,至欢忻于春酒,亲受业者盖三千焉!”一喜一悲,缘生缘灭,转瞬之间。
  两天后的4月19日,梁启超在一封家信中透露:“南海先生忽然在青岛死去,前天我们在京为位而哭,好生伤感。我的祭文,谅来已在《晨报》上见着了。他身后萧条得万分可怜,我得着电报。赶紧电汇几百块钱去,才能草草成殓哩”。
  康殒两年后,吕振文撰写《康南海先生墓碑文》,将康有为的政治起点,定位在1897年胶州湾事件上:“丁酉入都,适德人突据胶州湾,我国藩篱尽撤。公以外患日迫,非变法不足以图存。”
  青岛这边,除了1924年春“以银洋购得李村山场两亩备作墓地”这寥寥数语,康有为选择李村象耳山为墓地的过程,缺乏更多的文献支持。传当时康从南方请来风水先生,冒雨实地勘察三天,最后确定墓址。那几天蒋丙然刚刚开始在青岛观象台恢复气象观测,胶州湾东岸的这场雨,想必已记录在案。风雨飘摇之中,南海先生一生的归宿,湿漉漉地播下了种。
  据当地老人说,康有为之所以选择这里为墓地,是因为山名叫象耳山。康有为姓康,“康”与“糠”同音,“糠”怕风吹,埋在象耳山内,再大的风也吹不动了。看来,这位“三周大地,游遍四洲,住三十国”,经历了一次次大风大浪的改革者,对看不见的风吹草动,也会惴惴不安。李村象耳山,又称南山、枣儿山。客居青岛的女词人吕美荪《葂丽园随笔·康有为梁启超》载,康有为“殁于青岛,葬李村不远,墓埋一坡垞之上,首俯而末翘,形势略为倒悬,且不封不树,询于人云:其遗命防其毁也”。
  康有为在李村象耳山埋葬后,礼贤中学教师刘少文曾为诗慨叹:“忧国离谗遍五洲,归来意气未全休。可怜地老天荒后,留得南山土一抔。”并注“康南海先生墓,先生既客死青邱,即葬李村南山之麓,一棺长闭,意气都休矣!”
  1936年11月,青岛市立农业职校学生六如,在《新少年》杂志第二卷第十期发表了一篇短文,虔诚描绘了前戊戌领袖的墓地:“多么幽静的一个山洼啊。洼的四周是一层山岭,现在正呈着橙黄色,大概这就是墓墙吧。洼中的一堆黄土,现在几乎看不清了,上面印满着羊的脚印和一股被蒸发的屎臭气。肃静!这土丘底下埋着一位先进的思想家‘戊戌政变’的首领康有为先生的遗骨。”对康有为的身后寂寞,六如同学突然就有些愤愤不平:“死后是平地一抔黄土,虽然他有灵,也绝不会计较这些的,可是与现在‘国葬’的人们比起来,他不是太远么?”
  康有为的公葬,迟至十六年后才举行。荒谬的是,此时的青岛已经沦陷于日本占领军,发起公葬的头头脑脑,无一不身份可疑。1943年9月,康南海先生公葬筹备会确定发起人。10月8日,康南海先生会葬筹备处函告,10月20日为康有为举行公葬。当日,康有为亡灵正式落葬李村镇东象耳山。墓碑刻“海南康先生之墓”,落款为“新昌吕振文”。吕振文氏为康有为死亡见证人之一。
  对象耳山康有为墓来说,种种“防其毁”的努力,最终都没能够抵御一场新的社会变革的涤荡。康殒四十年后,一帮学生爬上象耳山,以“让保皇派头子出来示众”为由,刨开康墓,将他的遗骨拴上绳子拖着游街示众。游完街,康氏的颅骨被送进“青岛市造反有理展览会”。
  1966年,有在学校组织参观康有为头骨的当事人回忆,康白色颅骨上粘着一撮黄头发,标签上写着“中国最大的保皇派康有为的狗头”。展览结束,康氏颅骨无人过问,幸得展览馆美工王集钦暗中收进木箱,“文革”后重修康墓时,方将康氏颅骨收殓安葬于浮山。1985年秋康有为墓重建。康门弟子刘海粟为新墓题写了墓碑和墓志铭。迁葬仪式上,刘朗读了连夜撰写的《南海康师迁葬志感》,以铭南海史迹,署“一九八五年十月二十七日弟子刘海粟年方九十”。
  其一:华夏疮痍痛陆沉,公车忧愤集松筠。一书上阙原非妄,万卷罗胸学是真。海北天南思国泪,春花秋月故园情。更新青史新人出,莫为前驱抱不平。
  其二:常把真知启后贤,诲人不倦忆师严。春风满座花如海,秋水连云月在天。功过分明载史册,诗文彪炳胜当年。无才愧我空头白,勉写新碑立墓前。
  关于康有为的一生,1936年秋天在象耳山怅惘的六如,在“回来的路上”,默默地想着:“康先生的晚年虽然被人们骂为遗老,他多次的想复辟,那种不折不挠的精神是可钦佩的。只是他不懂得历史是进步,他落了伍还不知道。这是对于我们新少年的一个最好的教训:怎样保持我们的思想永远年青。”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女性用品 震动棒 G点刺激 双点刺激 仿真阳具 AV震动棒 转珠棒 私处挑逗 后用刺激 穿戴坐骑 双峰刺激 舌舔唇吸 女同玩具 跳蛋/外阴 嘿咻机器 男性用品 助勃增大器 手动飞机杯 电动飞机杯 口交自慰 真人倒模 女优名器 动漫女郎系列 助勃延时 后用刺激 助情保健 丰胸美乳 助勃延时 性欲提升 催情香水 缩阴护阴 按摩精油 清洁护理 情趣内衣 三点透视 开裆连体 性感套装 制服诱惑 丝袜诱惑 情趣内裤 男士内衣 双人情趣 体位道具 男女共振器 振动套环 前戏玩具 SM玩具 SM服饰 女同专区 男同会所 水溶性润滑液 催欲润滑剂 人体润滑液 冰火润滑液 唇吸润滑液 后庭润滑液 防过敏润滑 安全套 浮点避孕套 螺纹避孕套 超薄避孕套 冰火避孕套 震动避孕套 趣味避孕套 持久型避孕套 女性隐形避孕套 验孕商品
游戏 保温材料 喷码机 食品机械 安防监控 复印机 包装袋 广告服务 真空泵 制冷设备 石材 汽车用品 物流设备 性保健品 自慰器

Archiver|手机版|www.2s.tv 成人用品

GMT+8, 2020-6-3 09:13 , Processed in 0.145827 second(s), 24 queries .

网站地图

回顶部